落叶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落叶小说 > 春日降落 > 第15章 第 15 章(含入v公告)

第15章 第 15 章(含入v公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想得越多,江月疏越逃避和他见面,害怕真相恰恰是她所设想的最坏的那种。

这么多年来,谢逢则在她心中就像一座灯塔,哪怕整个世界都暗淡了,也总有那一束光照亮着她。

如果那束光消失了,她不知道以后的漫长黑夜要怎么度过。

其实她只要远远看着就好,靠近了,也许会被灼伤,也许会发现这座灯塔其实并不那么完美。

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

她已经站在灯塔脚下,只不过光太强烈,还看不清面前是整洁的漆面,还是斑驳的裂痕。

这些天她有意回避谢逢则的消息,推说很忙,也没怎么在急诊待,怕他过来找她。

她申请跟着刘主任上手术,空闲时候也都在外科楼溜达。

许晋鹏一直辗转外科楼,最近遇到她的次数飞涨,都快以为是天赐缘分了。

临下班,还约她一起走。

江月疏自然没同意,挽着余昭昭胳膊和他告别。

余昭昭和唐承聊着微信,瞥一眼男神失落的背影:“真对许医生没感觉啊?他挺不错的,长得帅,有诚意,最关键的是天天能见到,工作还稳定。”

最后两句若有所指的,不知道在点谁。

江月疏摇了摇头:“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小女孩才看感觉,成年人看条件,合不合适,未来有多大风险。”余昭昭勾了勾唇,像是自嘲,“我以为我长大了,其实还是个小女孩。”

江月疏转过头问:“答应了?”

余昭昭走了几步,才叹息着开口:“走着瞧吧,反正我说了,处对象可以,也许不会结婚,他觉得没问题就试试喽。”

江月疏点点头:“倒也行。”

“不过你知不知道,他们结了婚有补贴有休假,只谈恋爱的话,啥都没有。”余昭昭不知道想着什么,笑出声,“真是个傻子。”

江月疏心事重重地看了她一眼。

知道她嘴上说笑,心里却并没有笑。

“哎对了,有人非要请你吃个饭。”余昭昭忽然望向她。

江月疏心底一个猛颤,愣在原地。

“琢磨什么呢?”余昭昭拽拽她手,“唐承说了,作为我男朋友请我闺蜜吃饭,问你想吃什么类型的。”

江月疏松了口气,心想自己真魔怔了,居然以为是谢逢则。

她淡定地笑了笑:“都行,我什么都吃。”

余昭昭点头:“那我让那傻子随便了。”

江月疏不禁笑出声:“你别一口一个傻子的,人家有名字。”

余昭昭耸肩:“他喜欢听啊。”

*

吃饭约在周六晚上,俩女孩一个在急诊风尘仆仆,一个才下手术台,唐承选的地方不远,就在医院旁边一家私房菜馆。

江月疏是最后到的,临了刘主任多交代了几句,到餐厅的时候,看见唐承身边坐着的男人,瞬间愣住。

对方倒是气定神闲地望着她,一如这些天被她态度冷却后,一句句云淡风轻的早安晚安。

余昭昭和唐承都不知道他俩的关系,还无比官方地给两人介绍——

“月月,这是谢逢则,也是唐承的队长和好兄弟,你之前见过的。”

“老谢,这是昭昭闺蜜江医生,那次我的命就是她救的,你应该还记得吧?”

“嗯。”谢逢则点了下头,语气很礼貌,望着她的眼神却格外意味深长,“江医生,幸会。”

江月疏放在桌下的手攥起来,也镇定自若地朝他笑了一下:“谢先生幸会。”

谢逢则倚靠在卡座沙发上,唇角懒懒地:“我这人没多大文化,不用叫先生。”

江月疏被噎住,清了清嗓,没再出声。

唐承感觉到气氛不对,出面打哈哈:“都别愣着了,快点菜,你俩刚下班饿了吧?”

余昭昭喝口茶:“点个干煸土豆丝,别的你们随意。”

唐承宠溺地笑了笑:“行。”

然后把菜单递给江月疏。

菜单轮一圈,每人点了个菜,最后唐承征求大家意见,要了个海鲜汤。

清炒时蔬是第一个上的,服务员顺手放到里面。没过多久,干煸土豆丝,椒盐排骨也来了。

紧接着是粉蒸肉,红烧带鱼。

海鲜汤端上来时,桌子已经快满了,两个服务员一个挪动桌上的菜,一个把海鲜汤放在好不容易腾出的空位上。

服务员退下后,谢逢则皱了皱眉,端起他面前的红烧带鱼,和江月疏面前的炒青菜掉了个个。

唐承一脸惊讶地看过来,他语气淡淡,甚至没看对面的女孩:“最近肉吃多了,有点腻。”

余昭昭笑了笑:“正好月月不爱吃青菜,只吃肉。”

“我们队长也爱吃肉。”唐承边说着,边往余昭昭碗里盛海鲜汤,“幸亏他俩不是一家人,不然吃饭都得抢。”

江月疏还没把带鱼喂进嘴里,一不留神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偏过头咳了咳。

谢逢则往她杯子里添茶,语气低沉:“放心,没人跟你抢。”

唐承回头看他,带了点责备:“队长你少说两句吧,月月脸都红了。”

江月疏差点想瞪他。

什么钢铁大直男啊,她明明是因为咳嗽才脸红。

好在余昭昭替她出气,在桌下踢了唐承一脚:“月月是你叫的?”

唐承一脸委屈:“我这不是学的你嘛。”

余昭昭没好气 :“傻子。”

四个人边吃边聊,当然大多是唐承叽里呱啦,余昭昭偶尔搭腔,江月疏和谢逢则默默干饭,连头也很少抬。

唐承突然开口问:“昭昭,你闺蜜还单身吧?”

默默干饭的两人筷子同时顿了顿。

“单身是单身。”余昭昭得意地看了江月疏一眼,“追求者没少过。”

“哎我们队里有个小兄弟不错,我老乡,父母做生意的,贼有钱,年纪跟你闺蜜一样24,长得也挺好看,像最近挺火那个小鲜肉,叫李什么来着?哎,一下想不起来了,不过真挺好的。”唐承一脸热情地当红娘。

“打住。”余昭昭往他嘴里塞了个大虾,“我不准她找你们部队的。”

“不是。”唐承赶紧把虾嚼了咽了,“那小子虽然在部队,但是搞技术,没啥危险性。”

余昭昭顿了下,摇头:“那也不行,她父母都不在这边,以后还得回去呢。”

要是许晋鹏还行,当医生去哪儿都能当,跟她回江城也是条出路。但部队的人,哪能想走就走?

余昭昭替她考虑得挺全面。

江月疏一直默默地嚼米粒,不好意思把压力都给到余昭昭,看向唐承笑着说:“谢谢啊,我家里有介绍的,不用你费心了。”

话音未落,对面的男人抬了抬眸。

可她看过去时,谢逢则却盯着手机。

他没再吃,喝了两口茶,起身出去。

没过多久,江月疏微信响了。

她心虚地把手机藏在桌角点开。

XFZ.:【出来?】

江月疏愣住,手指僵得摁不下一个字。

直到那人紧接着又发过来:【或者我进去叫你。】

江月疏心底一激灵,忙不迭回复:【等等。】

XFZ.:【来电梯间。】

江月疏抿抿唇,收起手机,对余昭昭和唐承扯了个谎:“我家里找我有点事情,出去回个电话。”

余昭昭:“没事吧?”

“没事儿,就我妈想我了。”江月疏笑了笑,“你俩慢慢吃。”

说完便起身出去了。

谢逢则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口,面对电梯,淡淡扫了她一眼。

江月疏没忍住眼皮一颤。

他不笑的样子,还挺吓人的。

之前在饭桌上没敢多看,他头发好像比之前短了,像才理过,标标准准的寸头,可有的人即便是寸头,也帅得浑身发亮。

谢逢则按下电梯,没多久,她跟着站进去。

电梯直下到一楼,他还是没说话,沉默着走到大厅门口。

外面下小雨了,地上的黑点越来越密。谢逢则看着那些黑点汇集起来,终于和她说话:“家里安排相亲了?”

江月疏心想你不也相亲,硬着头皮答:“嗯。”

他又问:“怎么样?”

江月疏装作满意:“还不错。”

男人忽然笑了一声:“行。”

江月疏没懂他这句“行”是什么意思,他也不解释,转身去找门口的流动贩子买了把雨伞。

江月疏看了眼越下越大的雨,也过去买了把。

谢逢则似乎愣了愣,却没说什么。

她买完伞便撑起来走出餐厅,心里莫名憋着股气。一会儿想起他和美女相谈甚欢的画面,一会儿想起他刚才淡定的模样,脚下越走越快。

结果没留神,踩到一块松动的地砖,泥水溅起来,整只脚里里外外,湿了个透。

挫败加上倒霉,她懊恼地踢了那块地砖一脚。

头顶依稀传来轻笑,在雨声中听不真切。

接下来的声音却很清晰,还夹着刚才那种笑:“我背你?”

江月疏哼了声:“不用。”

“行。”谢逢则语气淡下来,“你说不背的。”

江月疏抿紧唇,心里一阵咬牙切齿的腹诽——

走吧,赶紧走。

今天他要是丢下她,以后黑名单见。

不,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她忿忿地低下身,打算卷起被淋湿的裤腿,却忽然被一阵力道圈住了腰身。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脑袋和身体就像卡了壳,直到天旋地转之后,她惊觉自己被人扛在肩上。

谢逢则把伞收了,就那么无比轻松地扛起九十多斤的她,仅仅用单手扶着她腿弯,步履稳健地走向细雨蒙蒙的夜色。

江月疏从来没体验过这种角度,慌乱地踢了踢腿,微凉嗓音从背后飘过来。

“别乱动。”

束缚她的力道收紧,男人语气也更危险了几分,“除非你想换个姿势。”

和编辑商定下章入v啦,零点双更,不见不散哦!(要早睡的宝宝可以明天来看!)

支持正版,看盗文木有唧唧!

老规矩前四天v章评论送红包~爱你们么么哒~

接档文《池南春水》或《青梅晚春》,还没决定~宝贝们可以先去专栏,选你们喜欢的收藏哦~

到时候根据喜爱度选择开哪个~

《池南春水》先婚后爱,京圈大佬x人间富贵花,火葬渣男大佬上位~

文案:

十八岁那年,池昭明父亲去世,他借着酒劲问南倾:“你是不是喜欢我?”

女孩没说话,陪他熬到通红的眼表露了一切。

那天晚上,寒风凛冽颤抖,池昭明抽完最后一根烟,对她说:“在一起吧。”

*

池昭明玩得花,可大家都知道他对南倾不一样。

他这种豪门公子再怎么爱玩,最后也都会乖乖联姻。

南倾听长辈的话,以为熬到结婚就好了。

不料三年装聋作哑,却换来他婚前明目张胆的劈腿。

池家二少和女明星床照上了热搜,一夜之间,南家千金成为京北市最大的笑话。

南倾忍无可忍,发了条分手短信,从京北连夜到澳门,一掷千金,借酒消愁。

还邂逅了一个长得比池昭明帅,身材甩池昭明八百条街的男人。

完事她落荒而逃,却在回程的飞机上重遇。

头等舱空姐尊称他一句池先生。

巧了,跟前男友一个姓。

南倾忽然觉得哪儿不太对。

直到那双深渊似的眸探过来,清冷嗓音像冰块落入那晚的红酒杯:

“南小姐,我是池靳予。”

“要不要换个联姻对象?”

如雷贯耳的大名,南倾懵了。

那不是池家掌权人,池昭明同父异母的大哥?

——————

《青梅晚春》久别重逢/男暗恋,男主是军官~

文案:

乔初意从小被家属院里的长辈调侃,等她长到二十岁,就要嫁给周序霆。

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娃娃亲,只是父母的一句玩笑话。

可她对周序霆的抗拒早已深入骨髓,躲他就像躲瘟神。

周序霆上军校那年,一干发小依依惜别,背地里不知碎了多少仰慕者的少女心。

只有乔初意,开心地拉着闺蜜去电玩城,虐了一夜的僵尸。

周序霆终于滚蛋了。

祝他老死在军营,一辈子不见。

*

多年后,乔初意也上了大学。

早已和父母搬离家属院的她,压根忘了周序霆这号人。

直到新生军训动员会,主席台上坐着的帅气军官引起全校轰动。

超话打听名字的,打听年龄的,打听是否单身的……

乔初意暗骂冤家路窄,偷偷在超话回帖,掐他桃花——

是否单身不清楚,但有过一个娃娃亲。

后来,乔初意被他堵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知道跑不掉,假模假式地笑着打招呼:“哈喽,好久不见。”

“昨天不是才见过?”男人嘴角泛凉,笑容不羁,“全班二十个女生,就你一个同手同脚。”

乔初意觉得他没想好好聊天,破罐子破摔地瞪回去:“你说吧你想干什么。”

“也没想干什么。”周序霆步步往前,逼得她节节后退,“听说你很在意我们的婚约,来履行一下。”

【久别重逢/男暗恋】

年龄差4岁

作者有话说

第15章 第 15 章(含入v公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