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落叶小说 > 春日降落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月疏心口一颤,忍下那阵躁动,面不改色地说:“缝针呢,别乱动。”

男人从善如流地把手收回去,勾唇笑着,她说东他说西:“手是有点儿脏。”

江月疏自以为够专业了,却还是会被扰乱心神,抬头瞪了他一眼:“也别说话。”

谢逢则乖乖闭嘴。

诊室里终于安静下来,江月疏仔细缝完伤口,包扎完才放开:“自己洗一下,注意别弄湿纱布,我去ICU看看。”

水流声中,她听见背后传来声音:“吃饭了没?”

嘭地,门关上了。

看完唐承,她又在走廊里遇见他。

两只手都洗过了,脸上也变得干净,只下巴附近一道很浅的血印,像划伤的,问题不大。

“问过护士了,说你晚饭都没吃。”谢逢则向医院门外抬了抬下巴,“走吧,随便吃点儿。”

结束一阵紧张和忙碌,胃部的不适才反馈给她,空荡荡的,有一下没一下收缩。

江月疏终于顺从地点点头:“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谢逢则一双大长腿压着步子,跟在她后面。

江月疏边走边说:“我一般在便利店吃,味道还行。”

谢逢则笑了笑:“我对这块不熟,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哦。”她拐弯走向便利店。

门口响起“欢迎光临”的电子音,面熟的女服务员抬头对她笑:“还是老规矩?”

江月疏点点头:“嗯,一份A套餐。”

小姐姐拿了两个纸碗,看向谢逢则:“兵哥哥要什么?”

“跟她一样吧。”谢逢则勾了下唇,却不像先前的慵懒熟稔,而是带着点客气疏离。

小姐姐给两人盛好,又问他:“你这份要辣椒吗?”

谢逢则张了张口:“嗯,微……”

说到一半被江月疏截了腔:“他刚缝过针,不要辣椒。”

小姐姐顺势瞥了眼男人包纱布的右手,了然:“好的。”

谢逢则认命接受了清淡的关东煮,又加了两瓶酸奶,抢先付钱,拿去桌子那边。

江月疏在收银台拿纸巾,小姐姐凑到她耳朵边问:“这是你男朋友吗?好听话。”

这个点便利店没人,十分安静,谢逢则完全能听到。

江月疏下意识地回头看他一眼,正对上男人好整以暇的目光。

她心口一慌,脸发热,忙不迭否认:“不是的……”

“噢,对不起。”小姐姐抬手捂嘴,还抱歉地对谢逢则挥了挥,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呵呵笑,“那个,你们慢慢吃,不用管我。”

这话明显多余又刻意。

江月疏只觉得更尴尬,坐到谢逢则旁边时,汗毛都快要竖起来。

直到谢逢则接了个电话。

“大队长。”

“嗯,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医生说还得观察。”

“放心,我会守着。”

挂电话后,男人似乎是下意识地,手指揉了揉眉心。

江月疏看着,心脏好像被揪了一下。

虽然他一直表现得很镇定,但他比别人都更担心唐承吧。

只是他不能乱。

他得当主心骨,撑着那群小伙子。

她想起进ICU前,哭得快要抱住她腿的年轻人,在战场上也是铁汉,但那一刻,无助得像个孩子。

那一刻谢逢则心底,应该也住着一个那样的孩子吧。

“其实你不用太担心。”江月疏忍不住开口,态度不像之前那么生硬,“如果他平安度过今晚,就可以转普通病房,而且我们主任快下手术了,就算有问题他也能解决的。”

谢逢则笑了一下,朝她举起手边酸奶:“谢谢。”

江月疏心一颤,也举起酸奶,和他手里的碰了碰。

她看向他拿筷子的右手:“你小心些,别扯到伤口了。”

谢逢则意味深长地看过来,勾唇:“那没办法,要么江医生喂我吃。”

江月疏猝不及防,脸颊涌起一阵热意,她匆忙扭头向碗里,咬了一大口海带结。

旁边传来男人揶揄的嗓音,像那天在高铁上,他捉住她偷看的时候。

“没事儿,我们当兵的没那么娇气。”

“当兵的也是人。”江月疏耳朵尖发烫,语气却正经,“有病治病,有伤治伤,都一样的。”

想起那天在食堂和余昭昭说的那些话,闷闷地补了句:“也没比别人多几条命。”

男人拿筷子的手顿了顿,扭过头看她一眼,没出声。

再转回去时,唇角若有所思地弯起来。

回到急诊,谢逢则说去看唐承一眼,两人在大厅道了别。

余昭昭在护士站椅子里打哈欠:“你还不回去啊?”

“不回去了。”江月疏瞥向ICU方向,“我去值班室眯会儿,有情况叫我。”

刚一转身,余昭昭叫住她:“值班室没位置了,8床患者那俩孩子睡着了,秦医生让他们进去休息,现在一家子都在里面。”

江月疏蹙了蹙眉:“不是不让患者家属进去?”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秦医生见到小孩就心软。”余昭昭又打个哈欠,示意自己旁边的空位,“你搬把椅子在这儿躺吧。”

“大门口躺着多难看,你也别睡,小心你们护长剥你皮。”江月疏忍着困意打起精神,走了。

办公室躺着两三个同事。

后半夜了,急诊难得安宁,她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位置,避免吵醒其他人。

办公室空调打得太低,刚进去就一个寒颤。

江月疏拿上毛毯去外面找了个背风的座位,脱掉鞋,侧身抱膝靠在墙壁上,没多久也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背升起阵阵暖意,江月疏睡梦中被本能驱使,身体往热源处靠了靠,感觉没躺实,又靠了靠。

终于舒服了。

她在梦里都弯起了唇。

直到她悠悠转醒,脑子逐渐恢复清明,睁眼的第一反应便是扭头,望向背后。

只见谢逢则微侧着脑袋,后脑勺抵着墙,整个人倦懒悠闲,带着点痞气:“醒了?”

江月疏僵硬地转身,攥紧毛毯,声音快被自己吞进肚子:“……嗯。”

男人笑了笑:“这次是真睡着了。”

江月疏疑惑地眨了下眼睛。

紧接着,他眼底滑过兴味:“不像上次,装的。”

这话没头没尾,江月疏却瞬间领会过来。

他说的是高铁上那次。

她咬了咬下唇内侧的软肉:“你怎么知道……”

男人好整以暇地望着她,手指转着根没点燃的烟。

“那么久,身体都没放松。如果真睡着的话……”他勾唇望向自己肩膀,被她压皱的衣服布料,没继续说。

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江月疏脸颊倏地发烫,把毛毯揉作一团,匆忙起身:“你战友应该没事了,还不去看看?”

“走吧。”谢逢则笑着起身,似乎毫不在意肩上的褶皱,“一起去。”

唐承度过了危险期,江月疏让余昭昭给他送到普通病房,换了医嘱药方。

“患者还需要住院一周,你们是自己照顾,还是请护工?”她问谢逢则。

“帮忙请个护工吧,我最晚今天要归队,接下来还有任务。”说起正事,谢逢则不再跟她吊儿郎当。

江月疏点点头,提醒道:“护工费用不在减免范围内,知道吧?”

“知道。”谢逢则瞥了眼病床上的唐承,“一会儿我付完再走。”

“好。”江月疏抬起输液管,调了一下滴速,“那我去查房了,你自便。”

谢逢则拿起床头的热水瓶:“在哪儿打水?”

江月疏检查一下头顶挂着的药水,在药单上打钩:“出门右拐厕所旁边。”

做完这些她便出去了。

对昨晚突发情况的处理,刘主任当着全科室表扬了她,但好话没三句,又戴上了紧箍咒。

八月份考核要开始了。

医院一月一大考,无论老油条还是新人,历来都叫苦不迭。

考试成绩影响绩效,进而会影响奖金,除了满分,都会按比例体现在工资上。

听说急诊自从换了刘主任,每次通过率不足百分之五十,大家已经快半年没拿过全额奖金了,每月工资表上的数字像狗啃似的,参差不齐。

开完晨会,江月疏一脸生无可恋地从办公室出来,不料又看见了谢逢则。

她讶异:“你还没走?”

“刚接到电话,准备走了。”人来人往的急诊走廊里,谢逢则跟她隔着一米的距离,不像昨晚那么暧昧。

如果不提那双分外勾人的眼睛,灼热的眼神。

江月疏被他目光烫到,低下头:“哦。”

谢逢则接着说:“如果唐承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

“好的。”江月疏点点头,又抬头,“微信吗?”

谢逢则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几秒,忽而唇角动了动,手伸向她的白大褂口袋。

他小心抽出那根笔,手没碰到多余的部位,隔着衣袖执起她手腕。

掌心痒痒的,江月疏忍不住屏息。

他像是故意写很慢,一串十一位的手机号码竟用了半多分钟,然后在第二排工工整整地写下自己名字,一个笔画都不落。

写完又动作缓慢地把笔夹回她兜里,嗓音很轻,却砸在她心里掷地有声:

“打给我。”

作者有话说

第6章 第 6 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