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落叶小说 > 宅斗文里的表妹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慎正跪在地上,旁边还坐着王推官。

李慎头发歪了,右边眼睛下方一寸的位置有一道血痕,他的斗篷早不知道飞哪里去,前襟被撕的极烂,里面白色的中衣不知道被谁抹了一手的血,连着脖子也全是血,外面袍子上全是乱糟糟的脚印子。

李慎这一架打的,起码看上去是狼狈极了。

皇上怒气冲冲地看着李慎,手下的龙椅扶手拍的啪啪响:“好啊!昌平王府李家的功夫,全让你用来跟人打架了!”

王推官适时接话:“皇上,下官听闻,是有人冒犯李七爷在先。”

皇上更加生气:“那他也不能和人直接动手!这是匹夫之怒!李家是皇家姻亲,李家这般市井做派,旁人又怎会看待皇家!李慎,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慎刚要张嘴,但脸颊抽了抽,像是疼极了的样子,紧接着,两行清泪就顺着脸颊落下。

他生的极好,这般失礼的做派,却也十分好看。

皇上想起了李皇后,李皇后貌美,不然他也不会让她生下二皇子。

而且李皇后极其有分寸,从未在赵氏面前惹眼,这么多年,都低调地待在行宫里。

如今,赵氏的年纪大了,已经人老珠黄,不知道李氏怎么样了。

皇上叹了口气,吩咐侍从:“大福,先给李家哥儿收拾收拾。”

大太监应声摆摆手,不一会儿,几个小太监围着上来,给李慎擦干净眼泪和血,又迅速上了药。

李慎等太监都走远了,才重重地磕了头:“姐夫,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

皇上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他看向李慎,对着那张脸他是没法骂:“你叫朕什么?”

“姐……皇上。”李慎这次乖巧极了。

皇上被瞬时哄住,有些没好气道:“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去那里吃饭了?京都那么多家酒楼,你怎么就挑中那种下九流的地方?今天被冲撞了,也是你活该!”

李慎哭丧着脸:“姐……皇上,是这样的,我惦记着早点来京都,一大早就喝了两口燕窝粥,立刻就出发了,刚进城我就饿了,我寻摸着,总得吃顿饱饭才好来见皇上,不然我一见皇上就饿,皇上还以为我是来打秋风的……”

“停停停!”皇上觉得自己居然还有点好脾气,这李慎说的如此三五不着调的,他居然还听了那么久。

皇上看向李慎,对着那张脸,他还是忍了:“接着说吧?”

李慎继续一副媳妇儿没了的丧气脸:“后来我刚到潘楼,潘楼奇怪的很,全是女眷,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惊扰了人家小娘子,就想着去对面对付一口,这才去了老杨面馆。”

皇上乐了:“你小子,你爹的折子上都说了,你来京都是给自己寻一门亲事的,长公主还问皇后要了你的画像,满京都的贵女都惦记着你,早早都在潘楼订了位置,等着迎你进城看你呢!”

李慎的丧气脸更加丧气了:“那完了啊,皇上,我跟人打架,岂不是让人家都看见了?我这媳妇儿还怎么娶啊?”

皇上哼了一声:“算你还有点羞耻心!”

李慎继续一脸讨好地看向皇上:“皇上姐夫,要不我看上哪个了,你下旨给我赐个婚?”

皇上又被他这惊人的发言惊到了:“你在想什么?朕公私分明,怎会偏袒你?还有,这京都贵女个个都是父母掌心明珠,不是你们关外的土匪窝,你看上哪个就能抢了哪个!”

李慎继续哭丧脸:“那怎么办?我现在这样子,肯定不好说媳妇儿了。”

皇上叹了口气,他发觉,只是和李慎说几句话的功夫,他的叹气次数就多了起来。

他素日里都是极其睿智的一个人,居然会被这样一个半大小子气的头昏。

“算了,昌平王府很少有求于朕,你的亲事既然交到了朕这里,朕自然会好好安排。”皇上说着,倒也起了疑心:“说来也奇怪,你们西都虽然偏远,但也不是未曾有女眷,怎的你的亲事要交到朕这里?”

李慎心里一顿,面上却是一副苦哈哈的样子:“皇上,你看我的脸。”

李慎指了指自己的脸。

皇上是爱美之人,立刻道:“你这般人品相貌,应该不难说亲。”

李慎撇了撇嘴:“那是京都觉得,在我们西都那边,流行魁梧彪悍的长相,我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个小娘子觉得我好看。”

皇上听闻,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京都与西都相隔甚远,竟是连审美也有如此大的出入。”

李慎像是害羞一般,立刻出声:“皇上别笑了,快给我出个主意,我还抓紧娶媳妇儿呢!”

皇上早有了主意:“明日给你个御前侍卫的虚职,有了官职,如此这般,说亲自然难不到哪里去。”

皇上自然也有自己的主意,昌平王头一遭让他帮忙,还是这样的儿女亲事,他本来是不以为意的,觉得只要小辈相看对眼,他赐婚便好。

但如今李慎在京都,在他的地盘上出了这种事。

李家是他的臣子,来觐见他这件事上出了岔子,他自然也可以对自己臣子给予相应的弥补。

再说,只是一个虚职,和赵家的国公府一样,都不甚重要。

李慎一副惊喜交加的样子,重重地磕头:“多谢皇上!”

皇上摆了摆手:“回昌平王府吧,这么多年,府里也没住过人,你差人好好打扫一番。”

等李慎和王推官都出去了以后,皇上才烦躁地揉了揉眉头。

大太监刘大福呵呵笑道:“皇上,这李家哥儿真的是……”

皇上哼了一声:“这般做派,怎的是李家人?李氏的嫡亲弟弟?李家的规矩呢?怎的着小子没学了半分?”

刘大福答话:“听咱们派过去的人打听,说是这位李七爷是老来得子,昌平王一家都宝贵的紧,舍不得管教。”

皇上眉心舒展:“小儿子,大孙子,一家人的命根子。这李慎,是被惯的无法无天了些。”

刘大福继续说:“再无法无天,刚刚也是很听皇上话的。”

皇上果然满意极了,这李家幺子再如何纨绔不着调,他虽然有些生气,但几句话的功夫,就能把这样的纨绔收拾的服服帖帖。

刘大福陪着笑,他心里也是一松,他这在圣上身边当差几十年,在哄住圣心这一块,是轻车熟路的很。

——

李慎从宫里出来,直接回了昌平王府。

王管事在门口迎着。

李慎下马,王管事看着李慎那浑身是脚印子的外袍,但被擦的干干净净的脸,心里顿时轻松不少。

七爷的事,成了一半。

王管事笑道:“七爷这一架打的真好。”

李慎吐出一口血沫子:“呸!爷掂量着,就怕打出人命,张大呢?潘楼跑出来那个女眷是怎么回事?”

李慎这次进京都,几乎把他的家底都带了过来。这个张大,是负责护卫那一块的。

王管事急忙拱手,替张大赔礼:“这是我们疏忽打听,这个女眷是赵贵妃的娘家侄女,名叫赵倩。七爷知道,随国公府赵家,一直到赵贵妃跟了皇上,才是随国公赵家,根基浅薄。这赵家的规矩自然是还有些市井遗风。”

“嗯,下不为例。”李慎摆摆手:“本来是算计好的,爷把外人赶走,咱们自己人把我打一顿,咱们直接哭着闹着进宫,差点被这个女眷瞧见毁了计划。”

王管事也有些后怕:“是啊,多亏后来二楼那位姑娘大声提醒,及时报官,才算止住了。总得来说,虽然见了官有些波折,但总得于计划无碍。”

李慎又问:“那个喊报官的小娘子,查到了没有?倒是聪明的紧,恰好促成了咱们这回事。”

王管事点头:“查到了,那雅间今天一共有三位娇客,分别是高相家的孙女高妍,顾尚书府上的女儿顾曦,以及定远侯府姻亲苏家的姑娘苏琬。”

李慎脚步一顿:“苏姑娘?”

王管事点头:“七爷猜的不错,那一声正是苏姑娘喊的。听说苏姑娘喊完以后,一楼立刻有女眷差遣人去衙门请王推官。”

二人几句话的功夫,已经到了邵平的院子,邵平从里面迎来,看到李慎浑身的衣服,倒也是一惊。

邵平拱手:“七爷这一趟,看起来辛苦的很。”

李慎摆摆手:“辛苦点也值了,明天我去御前侍卫那儿领个虚职。”

邵平和王管事的眼神均是一亮。

邵平先对着李慎鞠了一躬:“恭喜七爷,留在京都,大事将成。”

“都是小事,想下一步了。”

李慎脑中复盘一遍今天的事,然后又吩咐下去:“那个赵倩,老王,你仔仔细细地查一下,包括她的日常喜好和脾气禀性,我觉得这个赵家,是个下嘴的好地方。”

王管事打起精神来:“是,七爷我这就下去准备。”

待王管事走后,李慎又看向邵平:“那位苏姑娘?”

邵平回答:“自从上次登门沈家以后,苏姑娘无论私下还是公开,都未曾再与沈家四姑娘联系了,近些日子,苏姑娘一直在家教导幼妹,今日才出门,和顾家三姑娘一起去了潘楼。”

“嗯。”

李慎想起潘楼上的那一声报官,心底闪过莫名悸动,已经两次了,每次他做的大事,苏姑娘都能在关键之处与他不谋而合,并且都是站在他这一边奋力相助。

“安排一下,今晚我就要见那位苏姑娘。”李慎吩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