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落叶小说 > 错救偏执反派后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尊残月挂在天边,清爽的夏风轻拂过树冠,草丛里的蝉鸣声从未停止,沈月辞坐在外头的石凳上回忆着今日发生的一切。

虽说他们抓住了一名山贼但几番拷问下来也只问出他是听命于首领的命令,但好在他们逼问出山头的位置,剩下的便交由兵马司处理。

关于这件事情是否是邱珍与宋知瑶所为,沈月辞心中已有大致定论,看来是上次她联合江沐风对付邱珍与宋知瑶才逼得她们狗急跳墙。

没想到她们竟然为了杀时微不惜将那么多人一同拖下水,真是丧心病狂!

至于那些灾民沈月辞想不通到底是邱珍请来扰乱他们视线的演员还是真的灾民,若是真的,经过这几个月的帮扶,不应该有这么多灾民还停滞在京郊附近。

她又转念想起那还未被寻到的郑家小姐,沈月辞长叹一口气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沈月辞连连叹气的模样被不远处树梢上的两人收入眼中,一人摸着下巴,摇头啧声道:“忧能伤人,只怕是……”

被一旁的江逾白瞪了一眼的封逸秋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随即换了一种说法:“长命百岁,福泽万年。”

“你来这做什么?”江逾白眼神依旧停留在沈月辞身上。

“你以为我想来这啊,还不是因为你的好郡主。”

当日沈月辞在街上飙马车,又因为这件事情引得众臣在朝堂上争论不休,于是下了朝的宁镇候连夜将同样爱在城中纵马的封逸秋空投到泰平寺里,让他好好修心养性,等什么时候风头过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哪成想这一待就是一个月,沈月辞将《内则》都抄完了,他脖子都盼长了也没等到自家老爹让他回京的消息。

寺里实在是太过于无聊,他就算平日里再胡作非为也知晓若是他敢在泰平寺里胡来,他老爹宁镇候一定会好好给他上顿家法让他躺上十天半个月以此消停一下。

因此泰平寺附近的树林便成为他新的休闲场所,每日在树林中抓抓野兔练习骑射也算是打发时间,未曾想今日却是遇到一个有趣的女子。

封逸秋回想起今日树底下宋时微沉着冷静的模样,那场景换作其他闺阁小姐只怕要吓得昏过去,可她不仅没丢下自己的侍女反而还能在此情况下反杀一名山贼。

不过这后面赶来救人的云和郡主像是跟他有仇一般,见着他拽着宋时微就跑,好像自己是头猛兽般会吃了她们似的。

“你说这云和郡主是不是对本世子有什么误会,见着我扯着宋家二小姐就跑,好像我是那害人性命的贼人一样。”封逸秋的声音有些大引得附近巡逻的僧人朝他们这边走来,两人连忙藏入茂密的枝叶中。

两名僧人谨慎地扫视着四周,任何一处角落都未曾放过,待在原地好一会确定没有异常后这才缓缓离开。

封逸秋将身子从枝叶丛里探出,要不是怕在这个节骨眼上外出被当成贼人以及找沈清衔有急事,他堂堂世子何必憋屈地蜷缩在这里!

“这是明州盐课司官员的名单,你确定要去做这个?”封逸秋语气虽然有几分担心,但眼神中却是带着几分期待。

这做盐商可比他们卖首饰的利润还要翻上好几番,想要拿到盐引更是难上加难,但这样的利润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心动。

“当然不是,我们铺子接下来要开到明州去,这明州最出名的便是盐商,我们到那免不得与其打交道自然要事先准备。”江逾白打开名单快速搜索着前世几名重要的官员。

“你就是一个卖首饰的,哪里会同他们搭上?”

“商人难道会嫌弃自己手下的产业太多吗,更何况我们是到别人的地界上做生意,事先该打点好的都不能放过。”

“如此,最好。”封逸秋这才从怀里掏出另外一半的名单交给沈清衔。

江逾白将两份名单合二为一总算找到那几个名字,他合上名单,一个计划浮上心头。

东方天空泛出一抹亮色,寺院的钟声回荡在山间,厚重的寺门被缓缓推开,眼前的景象让人为之一怔。

只见一名少女躺在门前,身上满是污泥与落叶,衣裙也是破破烂烂的。

僧人赶忙唤人将其扶入寺内,失踪许久的郑家小姐总算是找到了。

听闻这个消息的沈月辞嘴角刚扬起便听见一旁的宋时微叹了口气,她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这郑家小姐失踪了一夜,如今这般回来,只怕京中的流言蜚语都能将她淹死。”宋时微压低声音解释道。

“她是自己回来的,又不是从山贼手上……”沈月辞的话还未讲完便被宋时微打断,这事情还是少掺和为妙。

“郡主莫要再提此事。”如今这事闹得沸沸扬扬,那郑家小姐还未醒来就已经被家里派来的马车接走,为保家族名声只怕郑家小姐难以逃过此劫。

宋时微走后,沈月辞依旧坐在原地沉思,即便知道他们对于女子清白如此看重,但看到事情真的发生,她忍不住地感到害怕。

“杜若,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们是不是也会一根白绫了结了我?”

“呸呸呸,郡主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您是郡主,出行有好几名侍卫跟着,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杜若宽慰道:“依奴婢看,郡主是被这段时日接连发生的事情吓到了,奴婢去给郡主煮安神汤。”

“你想帮她?”江逾白突然开口。

沈月辞轻轻点头但此刻的她心里也没有想出好办法来,而且此事关系的郑家,她与郑家素来也没有交往,若是贸然开口她怕会伤到郑家小姐。

“可以去找太后。”

“太后?!”这完全是沈月辞未曾想到的人选,但如今仔细想来确实是只有太后出门才最稳妥,哪怕她只是说一句话也没有人敢再多嘴。

想定主意的沈月辞一扫之前的不快:“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好在有你。”

沈月辞连忙到屋内收拾东西准备启程回府,而此刻泰平寺的偏殿上,宋时微虔诚地拜了三拜,随后将手中的香插入香炉中。

青烟袅袅升起,偏殿内弥漫着的檀香味让人不由得心静,宋时微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嘴里轻声念着佛经。

宋时微缓缓睁开眼,醉霞见状起身来到偏殿门口守着。

“娘,微儿来看您了。”宋时微哽咽道:“如今我过得很好,邱珍失了管家权还被父亲厌恶,一时翻不起身来,还请娘在天上保佑女儿大仇得报。”

“微儿遇到了一位极好的朋友,她数次救女儿于危难之中,也是她教会女儿人不能自怨自艾,只有自强才能护好自己。”

“女儿还遇到一位想携手共度余生的人,虽然我与他身份悬殊但女儿仍想拼尽全力一试。”

宋时微擦拭着手中的牌位,一字一句轻声地说道。

她又上了三炷香,在屋内看着最后一点香燃尽化为香灰跌入炉中,这才缓缓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小姐,方才云和郡主身边的杜若姑娘说郡主要先回府,不能陪小姐礼佛了。”醉霞小心翼翼地扶着宋时微下着台阶。

“她定然是去寻救人的法子了,月辞素来心软,这是她的长处,也是她最大的软肋。”宋时微对着路过的僧人微微行礼:“但这件事情不好办,若是处理不当更会招惹是非。”

“那小姐我们可要提醒云和郡主?”

“只怕是难,月辞看似好说话但认定的事情就是十头牛也难以拉回来,等过两日回京再找她好好谈谈。”

月上林梢,院子里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哭喊声惊得停留在树上的鸟儿皆振翅远离。

“老爷!盈盈可是你我盼了五年才得来的啊!”郑夫人扯着郑老爷的衣角,声嘶力竭地喊道。

郑老爷攥着白绫同样是红了眼眶,这个女儿他自然是心疼的,可如今京中风言风语……

郑盈盈同样跪在后头无声地留着眼泪,她不敢相信一直以为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亲有一天会拿着白绫逼她自尽。

她拼着一口气才从那些贼人的手里逃脱,没想到最后要死在自己亲人的手上。

“老爷,妾身明日就带着盈盈回乡下,过几年等风头过了再回来。”郑夫人知道这样的要求被应允的机会十分渺茫,但为了女儿哪怕是一丝希望她都不能放过。

“这不单单关乎她一个人的声誉,是关乎着全家的名声,即便她到了乡下也无济于事,家里其他孩子到了外头照样会被人议论,咱们的成儿明年也该到议亲的时候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郑夫人猛地站起身来:“你难道要让我为了成儿杀了盈盈吗?!”

“你要杀我的女儿就先杀了我!”

郑盈盈的耳边传来一句接一句的争吵声,泪水将眼前的景象遮盖,可即便这样还是能瞧见父亲母亲争执推搡的身影。

既然这一切因她而起,那就由自己结束吧……

郑盈盈突然起身朝着一旁的柱子撞去,巨大的声响让争吵不休的夫妻二人停下。

“我的女儿!”郑夫人扶起满脸鲜血的郑盈盈,颤抖的双手想去捂住她的伤口,但靠近的一瞬间又怕弄疼她,一时悬在空中。

“快去请郎中,快啊!”郑老爷赶忙对着身旁的侍从说道。

“小姐。”郑盈盈的侍女同样一脸心疼地看着她:“夫人,老爷,小姐真的没有被山贼玷污。”

“那会不仅有山贼在还有一些灾民,那些灾民见钱就抢,所以那会很多小姐与公子都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丢下,而小姐的头饰就是在那会丢掉的。”

“而小姐身上的衣裙也是被林中的草丛划破的,绝不是被人扯坏的。”

郑夫人推开凑过来郑老爷:“听到没有,你要是逼死了我的女儿,我就跟你拼命!”

“这也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不心疼啊!”郑老爷捂着头痛哭着。

他也不想逼着女儿上绝路,可京中的那些人却是逼着他在做选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