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落叶小说 > 炮灰的救赎(快穿) > 第64章 第 64 章

第64章 第 6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文秀坚定了心思,对上何夫人的时候,就不会再因为她几句哭闹,有所动摇了。她很快给舅舅写了信,那边派人来接了表姑娘回家,但大约还是有些生气的,临走也将何文秀斥责了几句。不过何文秀现下,可不是普通人,被说几句心里还难受难堪什么的,她有自己的目标自己的理想,根本就没将舅舅说的那几句放在心上。

提亲,定亲,成亲,这些事儿只要做起来,进行的还是很快的。之间公主也不知道因着什么缘故,并不曾再出宫见过何文秀和夏芝芝,她不出宫,夏芝芝也没很在意,她说做生意,也不过是想拉拢一番公主,既然人家不愿意,那也就算了。

反正她自己的汤铺,生意也还行,她一个月多多少少,也有而三十两银子的收入。若是只在京城花销的话,是完全够的。夏芝芝对这个数额还是很满意的,她本身也并不很在意穿衣打扮,吃的上面,一个月三十两,还绰绰有余呢。

转眼就是过门,一大早,何文秀请的喜婆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为夏芝芝梳妆打扮。夏芝芝虽然还有些困顿,但人生中的好日子,还是要谨慎应对的,强撑着精神,该更衣就更衣。

上了轿子,拿好了自己的玉如意,就端端正正的等着花轿进何家的大门了。

何文秀并不很邀请同僚到自己家里来,但今儿成亲肯定就不一样了,花轿落地,夏芝芝就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随后只听见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撞在了轿子上。

她稳稳当当的坐着,并没有动身。略等片刻,有人来掀开了轿子的门帘,何文秀从外面伸手进来,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娘子,下轿了。”

夏芝芝伸出手,搭在何文秀的手背上微微弯腰从里面出来,何文秀将红绸缎的一头塞在夏芝芝手里,领着她往前走。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行礼之后,夏芝芝就只在新房里等着了。她自己先拆掉了头发,又在桌子上挑拣了些点心吃。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何文秀才带了一身酒气回来,不过,人倒是清明的很。

她也知道自己身份,在外喝酒,是从不允许自己喝醉的。

夏芝芝让人打了水来,又吩咐了丫鬟下去,亲自打湿了布巾递给何文秀:“外面宾客已经散了?”

何文秀点点头,接过来了布巾,自己擦洗,又笑道:“实在是对不住你,让你嫁过来守活寡……”

“这话可不要再说了,我本来早就知道的事儿,既然我知道我还愿意,那就是我自己的事儿了。自己选的路,哪怕是跪着,都要跪完了。”夏芝芝笑眯眯的,又去床边将床铺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不过,你怕是要绝后了。”

“绝后就绝后,本身到我这一代,何家已经没有可往下传的子孙了,不过是我娘的一些执念而已,日后她若是提起来这些事儿,你也别客气,应付过去就完了。还有,我娘若是提起来些什么,你自己多加小心,万万不要和何家族中青壮年相处。”何文秀叮嘱道,夏芝芝点头,笑眯眯的:“且放心。”

若是何文秀的娘当真要算计她,那到时候才是好看呢,还不知道谁才是吃亏的那个呢。其实算起来,何文秀的娘亲,并不算年纪很大?

她十六岁嫁给何大人,十八岁怀孕生何文秀,何文秀是头一胎,这一转眼,何文秀二十二,何夫人四十岁?

四十岁,也是有老蚌含珠的可能的吧?

记得国家开放二胎政策之后,有很多四十多快五十的人还要抢着生孩子呢。不如回头撺掇一下何夫人?自己亲生的,总比抱养了别人的强吧?

当然,夏芝芝可不是那种强迫别人的下三滥,她就是要看看何夫人自己的意思。何夫人若是执意要个亲生的,那就她自己去生算了。

何文秀很快收拾妥当,又让厨房做了鸡汤面,两个人分吃了一大碗。随后就各自休息,都是女孩子,也就不用分什么床铺了,一张床,夏芝芝睡里面,何文秀在外面。

一夜好眠,两个人都是睡觉比较安生的,并不会影响到对方睡眠。

何文秀刚成亲,按照惯例是有三天的婚假的,就陪着夏芝芝起来去给何夫人请安。

何夫人脸色不太好,虽然她屈服于何文秀,最终还是答应了这门婚事,但一来并非是她所愿,二来娘家哥嫂又因为表姑娘的事儿对她十分不满,她看见夏芝芝能有好脸色才奇怪了。

夏芝芝倒是混不在意的,她又没打算尊着供着这个“婆婆”,所以行了礼,不等何夫人开口,就直接吩咐了丫鬟:“茶水可准备好了?棉垫子也该放一个。”

丫鬟没想到夏芝芝这样的……主动,没有半点儿新婚女人的羞涩,还敢主动开口吩咐婆婆屋子里的人,实在是见得少,就忍不住去看何夫人。

何夫人脸色铁青:“还有没有点儿规矩?见了长辈,不等长辈吩咐就自顾自起身,这就是你对长辈的孝敬?”

夏芝芝眨眨眼:“总听说何夫人是和善人,我既然是刚进门,昨儿才新婚,那婆婆难道不该是要安抚我,照顾我的吗?难道是打算让我行礼不起身,给我一个下马威?我想着,婆婆既然有和善名声,那肯定不是这样的打算吧?”

何夫人气了个倒仰,真是好的坏的,全在她嘴里了。

她转头看何文秀,又要来一次哭诉,何文秀却是摆摆手:“娘,你我心知肚明这婚事是怎么回事儿,我也说过,您若是实在是不愿意,大不了我辞官,咱们母子两个找个乡下偏僻地方,一辈子就那么过去……反正您这个岁数了,我也不指望您能干活儿,我干活来养活您,虽说吃不了什么好的,但粗茶淡饭总能果腹,麻衣粗布总能遮掩。”

她眼神清凌凌,看何夫人:“若是您愿意呢,您这个岁数了,也该颐养天年了,日日里吃些好的 ,用些你喜欢的,看看戏,听听书,或者到外面走走看看,做个真正的老封君,你儿子我虽说没多大的本事,让您能做个一品诰命,但多少也算是有点儿出息的,不至于让您被抄家灭族,您说是不是?”

何夫人嘴巴张了张,想说点儿什么,何文秀却是硬着心肠:“还有,您那一哭二闹的把戏,对我是有用的,我是你亲生的,我总舍不得看你为难,看你伤心,但是对别人没用,你一没有生养人家,二没有有恩与人家,反而您还得有求于人家,娘,您那一套,该收一收了。”

何夫人脸色难堪:“我真是白养了你一场,竟是养了个白眼狼,这才刚成亲,就话里话外的只护着你媳妇儿了,你就不怕我告你一个忤逆不孝?”

“我自然是怕的,但何家就咱们娘儿俩,娘若是非得要鱼死网破,那我也是没法子的,我这性命是娘给的,您要收回去,我也没二话。”何文秀淡淡然说道,她就不信,她死了,何夫人能有个什么好。

当年她爹死的时候,何夫人肚子里还有孩子呢,何家的族人都能像是闻见血腥味的苍蝇一样飞过来。现在她何文秀若是死了 ,就何夫人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还不是族里说如何就如何的?

何夫人当年就体会过何家族人的无耻,现如今,难道还能让自己落入到何家族人手里?

果然,当一向百依百顺的儿女也有了自己的主意之后,何夫人那一套,就有些施展不开了,或者说,施展开了也没效果,她就再没有第二套作为了。

儿女父母之间,若是能互相体谅,未尝不能和和睦睦。若是不能互相体谅,那就只看谁才能狠得下心来了。

做父母的能狠得下心,那做子女的就少不得要吃些苦头。做子女的能狠下心来,那做父母的,就少不得要退让一些了。

何文秀摆明了态度 ,何夫人沉默了片刻才吩咐身边丫鬟:“去准备茶水,准备棉垫子。”

夏芝芝一直在旁边等着没出声,等丫鬟摆放好了棉垫子了,她才跟着何文秀起身,跪在棉垫子上给何夫人敬茶——跪一跪这事儿,夏芝芝是并不在乎的,怎么说呢,何夫人毕竟年岁大了,她夏芝芝寻常在外面遇见个孤坟都还要行个礼呢,对上了年纪的人,虽然不太讲理,但她夏芝芝还是可以尽到自己的礼节的。

至于何夫人能不能受得住她这一跪,那就是何夫人自己的事儿了。

何夫人本来还想晾一晾夏芝芝的,但夏芝芝不吃这一套,见何夫人不抬手,她干脆自己抓着何夫人的手腕,将茶杯塞到了何夫人手里:“婆婆请用茶吧。”

何夫人嘴角抽动了一下,何文秀在旁边催促:“娘,儿子也给您敬茶了,祝您长命百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安享晚年。”

作者有话要说:接档文《我是表妹(快穿)》,以及现言《朕的大清亡了》,求收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