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落叶小说 > 天下第一的寂寞(快穿) > 第36章 垂爱之巢6

第36章 垂爱之巢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前飞快闪回的画面是什么?

大片大片的白色,是雪地,还是银白的月光?

亮到灼目的月光撒在了雪山之上,那连绵的山峰是巨兽隆起的小巧鳞片,深幽的裂谷是它翕张的黑洞洞的眼睛——眼睛在缓慢地张开,它在微笑,它为什么在笑???

一切阳阴明暗处的阴影飞快组合成了一张男子的面孔……是他在笑呵。

于是所有的森冷的怪诞都有了解释。虞珍珠在小菲的着急呼唤声中重新回到了清醒的人世间。

“叫你好几遍都不回应。”小菲惊魂甫定:“刚才怎么了啊……”

刚才是幻觉。

但现在,灵感已来了。

虞珍珠在这一刻,兴奋到能听见了自己的血液蓬勃涌动的声音。

“我得画下来,画下来……用下休息间……”她语焉不详,抓起一张白纸,转身就往里走,匆忙到带倒了椅子都来不及扶。然后在休息室一待待到了深夜。

小菲给送了饭进去,顺便瞟了一眼,感觉草稿上乱糟糟的线条,什么名堂还没看出来。她左右想想也没事,干脆也在画廊支了张折叠床睡了。

次日一醒,人还守在画架前,就是换了个方向。

这就是搞艺术的吗?小菲连连感慨,轻手轻脚地给带上了门。

之后连着好几天,老板带了颜料画笔等,天天来画廊。小菲也亲眼目睹了一件国画作品从草稿到完成的全部过程。

这幅作品名字叫《芽》。

代表生机和希望的初生之芽,小菲不明白,为什么会冠以这样一幅……诡异、怪诞、令人浑身不适的画。

“生机和希望也是一种魅力,这种魅力难道画里就没有吗?”

老板轻轻笑起来,声线沙哑而蛊惑人心。

“你到现在都没有挪开眼睛。”

“你想到了什么?”

小菲的的确确被完全席卷其中了。她睁大了水汽笼罩的眼睛,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有说,只能叹服。

“简直像是有魔法了。”

老板一定会一鸣惊人。小菲想。

她甚至在许久后都还沉浸在那幅画带来的压抑情绪里,接电话时都语气郁郁:“您好,这里是……”

语声一顿,语调拔高。

“什么?!”

打电话来的是画廊的“间接客户”,姓李。

李先生是个一眼瞧去就不太好惹的光头,生的人高马大,穿的光鲜亮丽,开了辆高调的大G,副驾驶门上却蹭掉了好大一片漆。

“前几天叫人刮了。”李先生想到这件事还是心里有气,忿忿道:“逮不到人我就不补漆……噢要说什么来着?”

李先生一拍脑袋:“我找的那个委托人说从你家的画廊淘到了好画,我刚把钱打给他,他人就失联了!”

小菲从业不短,倒第一回遇到这种情况:“那幅画叫什么名字?”

李先生拿出手机确认,还给小菲展示了聊天记录。

“看,就是这个人,这个头像,画的名字叫什么……”

“《月莲》。确实是我们画廊的画。”小菲可太清楚了。“是不是有误会呢?委托人还留了地址,说他要是没空来拿就邮寄过去,我找找看……”

地址留的是滨河社区14栋3—401。不远。

小菲干脆说她先把店关了,陪着一起去找下人吧。

如此一来李先生倒是不太好意思了,推辞了一个来回,没推辞掉,转而夸画廊的服务态度非常到位。

小菲也不好意思啊,跟李先生说了实话:“这其实是我们老板的作品,就算不卖,也不能搞丢了吧?”

李先生兴趣来了:“你们老板?”

两人边开车边聊,到了委托人所在的住所。

这一片是还建的小区,都是高层,楼密又多,且管理不严,只禁车不禁人,于是找地方找的还算轻松。但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

李先生当着小菲的面又打了几回电话,微信通话显示无人接听,电话提示关机。

拉黑了?不会真的是个骗子吧?那画呢?

小菲也慌了,失声道:“……那我报警?”

李先生遂沉吟。

二十分钟后,门锁被撬开了,警察也来了。李先生亲自报的警,说有人假冒户主请人开锁。

“有人”指的正是他自己。

别说小菲,连警察都被这番操作惊住了。

李先生就跟大家解释,说是自己是既想快速地解决事情还不想被人误会,至于赔偿,那绝对赔,见到委托人就各赔各的。

“也别见到人了。”民警很是无语:“人都没在家……”

李先生没答,站在门边往屋里张望,眉毛皱的很紧。“你们闻到味道没有?”

“什么味道?”小菲纳闷,探头探脑:“外卖盒子的烂味?他都没通风吗,怪臭的……”

年纪轻轻的小民警甚至开了个玩笑,冷不丁道:“血腥味?”

李先生有些惊讶:“你闻出来了?”那眼神多少有点质疑。

“哪有啊!”民警险些笑出声来,连忙忍住笑解释:“我开玩笑的啊!你们就没觉得这场面很像侦探剧里那种……”

李先生正色:“我没开玩笑。”

民警:“哎你这人……”

李先生撂下一句“进去看看就知道了”,然后迈开腿就往屋里走。

民警没拦住,赶忙追上:“你这是非法闯入他人住宅啊——”

小菲被这一连串小意外震慑住了,试探着伸出了跃跃欲试的小脚。

就进去看一眼有没有画呗……她的左脚刚刚跨过门槛,还没落到地上。耳膜险些被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喊叫震裂了。

那个笑容满面的小警察,吱哇怪叫着从里屋跑出来了,面白如纸,边跑边吐。身上还一股奇臭无比的烂鸡蛋味。

小菲“唰”的收回了自己不老实的左腿。

完了,她紧张地想,不会真出命案了吧?

主卧内,李松江勉强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落脚,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嘟了两声,立刻就被接通了。

李松江沉声喊了他的名字。

“邵驰。”

“……江哥。”

李松江难忍怒火,几乎是质问道:“你们研究来研究去搞了个废物仪器吗?能保护得了谁?”

电话那头,邵驰立即意识到出事了:“你现在哪里?”

李松江道:“滨河社区14栋3—401……又是那群怪物搞的鬼!快来……”

邵驰挂了电话,朝外头喊了一声确认:“天网系统没响?”

“没有啊,数值很正常,显示没有新出现的异种或者污染物……”

邵驰闻言深吸一口气:“整队!余乐明你把检测仪都带上。”

“啊?”余乐明放下啃了一半的鸡爪,手忙脚乱地往包里塞仪器:“……去哪儿啊?”

来到李松江所说的401室大开的房门前,检测仪终于施舍似的响了起来。数值疯狂跳动,直到破了临界点,由绿转橙的荧光衬的每个人的脸色都尤为难看。

“怎么可能?”余乐明脱口而出:“坏了?”

“做好准备,先进去看看。”邵驰道,目光扫过门外的几人:“他们是……”

小民警尽管状态奇差,仍然坚强地伸出胳膊敬业阻拦:“不行……呕……里面有命案,你们不能进……哇呕……”

邵驰拿出证件,让他查验。“我们是刑警,这个案子已经交给我们了。”

至于另一个人,他目光落在一身职业装的年轻女子身上,隐约觉得眼熟,直觉没让她先走。理由是里面的东西可能有辐射,一会儿带她去做个检查。

小菲惊魂甫定,看见警察就像看见亲人一样,哪敢走啊,只把脑袋狂点。

邵驰示意留个人在外头盯着点,在警报声中迅速踏进了屋子,来到了李松江所说的卧室。

门是打开的,李松江一个人站在窗边抽烟,地板上是一摊……早已死透的污染物。

检测仪上的数值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峰。九百多,接近一千。污染值都赶得上异种了。

这个念头只在邵驰脑海中停留了一瞬就被彻底推翻,因为他发现这个数值不是接近异种,而是因为,有异种……或者说更高等的存在,在这里停留过。

这只污染物,是被同类干脆利落地杀死的。

目前所能认识的全部异种更像是强大的多的污染物,其实没有隐藏自己的意识。直白点说,人们甚至并不认为它们拥有智能。

一种猜测是这只异种天生有设下阻挡探测的屏障的能力;另一种猜测更像是使徒的手法。天网系统本来就无法监测到使徒的存在,自然也不能监测到此处污染度的变化。

说到使徒……难道“蔚之礼”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